5人从福建、广东偷渡来美!“穷人”举债50万偷渡,川普挡不住!

 本地新闻     |      2019-10-29 11:01

   任你川普修墙,

  依然挡不住

  我大胡建人赴美的决心!

  又有福建人偷渡到南加州了,刚刚被美国媒体曝光,包含福建籍和广东籍同胞。

  偷渡船只进入南加州海域

  据南加州《圣地亚哥论坛报》报道,美国边境巡逻队发言人弗朗西斯科(TheronFrancisco)表示,前几天上午11时左右航空和海军作战特工小组在圣地亚哥县科罗讷多市(Coronado)以西发现了一艘约21呎高、带有小型客舱的可疑船只,立即与CBP连系,待一行人准备在Peohe’s餐厅附近的渡船口上岸、准备搭乘接头车辆时,在岸上进行监视已久的特工们一拥而上将其全数逮捕。

  弗朗西斯科说,这艘走私船外观看起来就是一般家用船只,试图混入科罗拉多渡船口其他停放的船只内。船上无发现任何毒品

  13名逮捕者中一名女子、一名孩童,其中五人疑为人蛇集团成员,八人坦承非法入境美国,都将面临走私指控。八名非法入境者将会被处以遣返程序,目前尚不知是否全为墨国国民。

  该艘船只和接头两辆车辆也遭扣押调查。

  此外,德州巡警抓获28名非法入境者。

  德州里奥格兰德河谷(Rio Grande Valley)地区的边防巡逻人员,上个周末连续阻拦了四起人蛇集团走私案,总共逮捕了28名偷渡客,其中有5人是中国人。

  首起案件发生在29日早晨,在法尔菲里厄斯县(Falfurrias)281号高速公路上的检查站,特工观察到一辆拖车驶进检查站准备接受检查。他将驾驶员导引到第二级检查点,让警犬检测气味,警犬很快就有反应,特工随即展开搜索发现有13名偷渡客被锁在里面

  巡逻人员在过去一周的执行任务中发现这些非法移民经历的偷渡过程都很危险,甚至是把自己置于威胁生命的环境中。

  里约格兰德谷地区边防巡逻队官员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说,由于走私者不断偷渡失败,非法移民进不了美国,蛇头便将这些外国人强制锁在拖拉机拖车(Tractor Trailers)中,把他们视为商品而非人类,无视他们的生命危险问题。

  与墨西哥贩毒集团“卡特尔”(Cartel)有联系的蛇头经常导致非法移民受伤或死亡。

  这些非法移民躲在被拖运的商品中,一旦发生事故或货物转移,他们就有受伤或死亡的危险。特工查问了移民,确定他们是非法从墨西哥和萨尔瓦多来的。

  29日晚些时候,德州麦卡伦(McAllen)站特工在教区附近执勤时,试图拦下一辆疑似运载非法移民的蓝色SUV休旅车。

  特工们打开了紧急灯,但车上驾驶没有屈服,他们只好一路追赶休旅车,最终在83号高速公路附近截获此车。

  特工之后确认司机和车上所有6名乘客都是非法移民后,将他们全数逮捕归案。

  29日傍晚,在德州洛斯埃巴诺斯(Los Ebanos)附近巡逻的麦卡伦站,特工收到有灰色SUV休旅车被用于走私活动的警讯。

  几分钟后,特工又收到该州沙利文警局的协助请求,当地警方拦下了一辆与上述涉嫌走私的车辆描述相符的车。

  5名中国偷渡客信息曝光

  特工到达后对车上的7名乘客进行盘问,确定其中5名乘客是从墨西哥非法越境的中国公民,依违反移民法将他们逮捕。

  据今日头条的消息,这5名中国偷渡客年龄在17到46岁之间,其中3名来自福建,2名来自广东

  当地警官也拘留了车上的美国公民司机和乘客,或对他们提出有关走私的指控。他们的车辆已经被警方没收。

  28日,在德州拉格洛里亚(La Gloria)附近执勤的特工在拦截一辆丰田红杉(Toyota Sequoia)的过程中,也因为开启紧急灯没有成功截止驾驶停车,而上演短暂的追车剧。司机最终停下车,随后车内多名乘客跳车逃跑

  边境巡逻人员对该地区进行搜查后,逮捕了4名非法移民。

  图片:警方未公布5名中国偷渡客详细信息,这些照片是28名非法入境者集体照。

  看来,偷渡客仍然络绎不绝,美国边境墙真的是形如虚设。

  有人千方百计偷渡来美国,也有许多看不上美国的人。他们费尽心机从美国偷渡去加拿大。

  据说,福建籍同胞为偷渡美国,举家借债,偷渡费已经涨到了50万人民币。那么,偷渡美国的生活真的就那么美好吗?

  七年未熬出头

  今年二十多岁的小蒋来自福州,到美国已经7年多了。现在的他在中餐馆干活,从早忙到晚。

  因为每天都要早出晚归,所以小蒋的眼睛红红的,非常疲劳的样子。当被问到为什么年纪轻轻就要来美国时,他回答说,为了家人。

  据小蒋回忆,到了美国之后,蛇头用车把他们送到德州的一间房间,然后让他们和家人报平安。直到他们国内的家人把偷渡费交给蛇头后,他们才能离开。

  就这样,小蒋和蛇头分开后,在美国亲戚的接应下来到纽约布碌仑。他像绝大多数的福州偷渡者一样,开始在餐馆打工,把挣来的钱寄回家里还债

  而陈先生则是先到凤凰城,后辗转来到纽约,在中餐馆打工。

  陈先生来的时候,偷渡费正好是最贵的时候。再加上纽约的开销大,所以7年过去了,已经32岁的陈先生还在还债,每天就是餐馆和宿舍“两点一线”。

  并且,因为没有身份,所以“做什么都很小心”。像他们一样偷渡过来的人,生病了也没办法看医生,只有忍着,“只要死不了就行了”。

  因为身份特殊,所以他们之间只能相互扶持,也因此在纽约形成了属于自己的“福州帮”。

  生活上,他们不仅互相提供便利的机会,还会介绍国内的亲友偷渡出国。更奇特的是,他们和餐馆一起打工的墨西哥人也成为了好“哥们”,很多事情找他们帮忙。

  墨西哥也有很多偷渡者来美国,相似的处境让他们的友谊跨越了国籍和种族。